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舟山有那些妇科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17:20:2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舟山有那些妇科医院,慈溪妇保医院打胎多少钱,北仑人流专业医院,北仑哪的人流做的好,在慈溪做无痛人流哪家医院最好,宁波华美官方,慈溪哪里有无痛人流医院

花花绿绿的舞台上,张泉灵起身结辩。这一期的辩题是“要不要为自己的孩子定制完美人生”,她选择了“要”。和前几期一样,她的论述中出现了具体案例——2015年1月9日,第一例定制婴儿出现;详细数据——婴儿母亲有一种遗传性乳腺癌基因,最早发病出现在27岁;科技词汇——基因编辑、UI升级。棕色民族风连衣裙并没有改变张泉灵的风格,她一开口,依旧是身着正装的央视女主播,知性、严谨。

坐镇《奇葩说》

好奇心使然

马东邀请张泉灵担任《奇葩说》导师时,张泉灵已从中央电视台辞职一年半,身份由主播变成紫牛基金合伙人。重新拿起话筒讲话,她有点担心。面对天然兴奋、驾轻就熟的事,她本能地警惕,但她迅速找到了答应的理由:好奇心。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?这是她新职业的责任,紫牛基金二期投资会涉及泛娱乐和体育,连续三季霸占网络第一综艺的《奇葩说》极具研究价值。

《奇葩说》不太容易适应,尽管张泉灵已经在预告片里化身何仙姑和马东啃鸡腿,并接受了节目组给她的着装定位,“穿得像跳大神的”,但要和“张牙舞爪”的选手愉快地打成一片,还需要一些时间。

快速理解、快速自洽,记者生涯定制了这两个重要的能力。当潮水转向,她转身进入创投界,开始生命的后半段,一个嘴里充满着创投词汇的张泉灵开始更新。

“名人转身,不能失败。你有了更大的自驱动力,至少不想输得很难看。”如果把自身比作产品,转行则是一次彻底的“迭代”。

“我是个充满好奇心的人,充满好奇心的人最大的恐惧是什么,世界的变化跟你没关系,是吗?”

面对恐惧,可以顺从——消灭好奇;也可以抗拒——延续好奇。张泉灵选择了后者。对她来说,好奇是血脉里的东西,“我周围的人都挺好奇的,好奇难道不是人类的共性吗?你只是假装不好奇,假装什么都懂假装无所谓。不好奇跟死人有什么分别?”

人生时不时的

会被困在玻璃缸里

早在2015年,张泉灵开始与一些互联网公司接触。所有人的第一反应是:你要跳槽吗?我们这儿有职位哦。

同年4月,她到猎豹拜访,这个上市公司时刻紧绷,强大的内在张力让张泉灵印象深刻。CEO傅盛对张泉灵同样印象深刻:她有钻研精神,有开阔的事业,执行能力特别强。他邀请张泉灵加入自己的新团队。

在傅盛看来,做投资的核心是有足够的好奇心,张泉灵本质上是记者,记者的核心是了解事情的规律,二者有相似之处。同时,张泉灵有足够的知名度,在非互联网行业有丰富的资源,而今互联网创业从纯互联网变成互联网+,谁能将资源串起来谁就能获得胜利。

傅盛开始了超过两个月的游说,其间,他带张泉灵去美国,参观了Google、Airbnb等公司,拜访了自己在美国做的投资项目。张泉灵发现跨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远。早期投资,需要看准一个人、一个行业,和记者相似。创业有专业细分,她不懂,却也能够凭借记者时期的积累找到专家。比这更大的刺激来自视野和思维:全新的思维方式,最前沿的想法,年轻的活力,尽管不成熟却一直向前冲的动力。

2015年9月,张泉灵宣布从央视离职,并发表了《生命的后半段》,她写道:

“其实,人生时不时的是被困在玻璃缸里的,久了便习惯了一种自圆其说的逻辑,高级的还能形成理论和实践上的自洽。从职业到情感,从人生规划到思维模式,无不如此。我突然觉得,如果好奇心已经在鱼缸外,身体还留在鱼缸内,心会混乱吧。我开始问自己一个问题,我是否要离开我工作了18年的央视,去换一种视角看世界?”

做投资人后

曾因谨慎而错失机会

接受采访前,张泉灵约了朋友谈事情,她骑着自行车慢慢观察沿街商铺,突然意识到零售业发生了变化,纯粹的线下店已经不见了,水果店、小超市、药店……每一家都有线上的延伸。“你现在生活中的很大变化就是衣食住行的变化,继而是你想法的变化,这些根源是网络。你好奇怎么改变的吗?背后谁做推力呢?”

转行后的张泉灵拥有了全新视角。遇上摩拜和ofo的问题,记者张泉灵会想,为什么政府公共自行车没成,摩拜会成。滴滴刚出来的时候有出租车司机抗议,记者张泉灵感觉到发展的阻力。而滴滴和摩拜相继发展壮大后,投资人张泉灵会自问,我是不是错过了这个社会发展的主动力?摩拜和ofo是两种不同的途径,占领市场还是占领前端?

加入紫牛基金第一年,她一天工作18个小时,接触新的人脉圈、建立投资界的概念、建立细分领域的概念……原本前面有坑能绕着走,现在处处有坑,填平了才有路。原本能看见自己的未来,现在每天操心别人的未来,就是不知道自己的未来。有时会因性格中的谨慎错失机会,比如她在多个场合都曾谈到的直播平台类项目。去年张泉灵就断言肯定能成,也与数家平台谈过投资,但没有拍板,她想等100%的胜利,于是错过。

一旦被社会抛下

那班车就永远搭不上了

最新一期《奇葩说》的辩题“该支持父母去养老院吗?”

陌生的领域引发焦虑,数据是为数不多的救命稻草。张泉灵从不避讳对数据的依赖,《奇葩说》的每场辩论,她都会举出一连串的数据,蔡康永评论:“泉灵老师是专门讲数据的人,人家是拿科学数据讲话,我们这些鬼扯的立刻现形。”

一旦得心应手,张泉灵也会警惕自己是否路径依赖。如此往复,时刻不得闲。她有很多种方法缓解,比如列一张清单,左边写十个目标,右边写五个担心。目标对应担心,分析出目前焦虑的根源是什么。她的根源是不自信。“实话实说,我至少不想输得很难看,我比一般新晋投资人容易成功,我在一个还不错的平台上,我的资源不是一般新人能够调动的。当然,那么多双眼睛看着你,你还是不愿意上来就做得不好。压力当然会有。”

但她始终坚定的是:“如果跟世界脱节五年,你会形成一条自洽逻辑。我可以面朝大海,但那个生活什么时候都来得及,而你一旦被社会抛下了,那班车就永远搭不上了。”文/张明萌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余姚无痛人流医院妇科